为进一步清理网上违法违规有害信息,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,结合本网实际情况,现公布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如下:

一、澎湃新闻网安排专人负责举报投诉的受理工作,向社会公布举报途径。

二、网站受理举报,遵循及时受理、快速处理、迅速反馈的原则。

三、举报人的举报方式不受限制,鼓励举报人使用真实姓名、工作单位、住址或提供其它通讯方式,并提供相关证据,以便核查情况。

四、按照以下程序处理举报投诉受理

(1)受理登记:接到举报投诉时,受理的人员应当详细记录相关信息。投诉举报案件受理人员应做到态度热情礼貌,语言文明规范,处事认真严谨。对来访举报的,应指派专人接待;对电话举报的,应指派专人听取内容并做好记录;对书面举报的,应做好登记并后附原件;对网络举报的,专人负责研判处理。

(2)报告和交办:对受理的举报,一般性信息由举报专责人员负责研判处理;重大事项者,须向主管领导汇报,领导签批后立即进行处理。

(3)反馈:举报投诉处理完成后,及时向举报投诉者反馈,无法反馈的予以注明。对于相关部门移送的举报投诉,应将查处结果向相关部门反馈。

五、发现已受理的举报投诉管辖权限不明的,应先予以报告。不属于本网站处理范围的,应及时告知举报人,有条件的移送相关部门处理。

六、举报投诉受理及查处过程中所形成的资料,要及时收集整理归档。

七、在处理举报投诉受理过程中应做好保密工作,对检举、揭发、投诉的材料及有关内容应妥善保管,严禁泄露给被投诉举报单位或个人。与投诉、举报案件有利害关系的,应当回避。

网站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方式:

在线举报:www.99psb.com右上角举报专区

举报电话:021-52209851

举报邮箱:news@www.99psb.com www.344676.com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36

我一向认为诗歌乃“无用之用”的东西!我认同你对古典诗歌之“用”的认识与感受。至于你对现代诗的不认同,我想,跟你接触到的诗歌有很大关系。我编著的一本《中国好诗歌》,我不敢保证毎一首你都喜欢,但我想,至少你会改变对新诗的看法。还有,文化水平与诗歌水平这之间,应该没有本质上的因果关系或逻辑关系。下面,我找出一首由十几岁小朋友写的诗,可以证明我的观点:
种子
周燊
  
其实
种子并不想发芽长大
也不想开花结果
他钻出土
只是为了看看其他种子在哪
卢辉点评:周燊写这首童诗《种子》时才十几岁,那时那地的“她”的确童真、稚气!我在想:童真是什么?稚气又是什么?除了纯净、本色、天然、随心、率性之外,是否还有“天机”在纯净、本色、天然、随心、率性过程中“自得其所”呢? 这不,周燊的“种子” “不想发芽长大” “不想开花结果”这多么“另类”呀!这种“另类”当然是在童真的纯净、本色、天然、随心、率性中“被合理”化了。不过,这样近乎童年的“被合理”,远远不会让已被现代浸透过的90后这代人所满足,因为在他(她)们身上既散发稚气又不想止于“稚气”,那么,“种子并不想发芽长大/也不想开花结果”原来是“他钻出土/只是为了看看其他种子在哪”,多么稚气的理由,多么另类的理由,这个“只是为了看看其他种子在哪”的理由既把童真稚气和盘托出,又让另类世界(自得其所的天地)昭然若揭,妙哉!

21

再说,圈内有没有公认的诗歌评定标准。公认标准,反正我没见过。就我而言,诗歌写作肯定要有底线:即可读(语音节奏、情感节奏、逻辑控制)、可感(视觉效果、时空维度)、可思(哲理情趣、思想品位)、可动(直指人心、憾动心灵)
比如:郑玲的诗
当我有一天
郑玲
当我有一天
消逝在你的右侧
不要给我盖厚土
还加一块石头
你不是怜悯我力气小么
那就薄薄地
盖上一抔净土吧
以便我被秋虫惊醒了的时候
扶着你栽的小树走回家来
看看很冷的深夜
你是否仍将脚趾
露在被窝外面
  说到诗歌写作,大家最爱说的是“标准” ,比如技巧的标准、境界的标准、立意的标准、审美的标准、发表的标准......甚至于“朱零的标准”等等,读了郑玲的《当我有一天》之后,我忽然觉得诗歌写作的最高标准莫过于“情感质地的标准”,不管你是举重若轻、大巧若拙,还是空灵盈余、终极超拔,归根结底都是情感的质地是否韧性、是否厚实,这就考量着一位诗人的良知、道义、知性、秉赋和率性。郑玲的诗不仅仅具备了一位老者豁达大度而又幽微绵延的情感质地,而且呈递出人生无常,爱意有道的精神品格:“你不是怜悯我力气小么/那就薄薄地/盖上一抔净土吧/以便我被秋虫惊醒了的时候/扶着你栽的小树走回家来/看看很冷的深夜/你是否仍将脚趾/露在被窝外面”。是的,情感的质地不象是诗歌技巧可以锤炼的,它只能是诗人的爱意、道义、良知“积淀”而成的,所以,“情感质地的标准”走的是人本的路径,而不是文本的路径,所以它的“标准”不可能有“定量”,只有“个案”标准,因此,从情感质地的个案标准而言,我最推崇郑玲的《当我有一天》。

18

2000年至2020年,是中国新诗发展的黄金二十年。在这二十年间,随着互联网的出现,带来了民间诗歌话语活力的高涨和日常化写作趋势的强化,特别是随着以博客、微博、微信、智能手机App应用为代表的自媒体平台以及“中国诗词大会”“诗歌高铁”“诗歌大道”“地铁诗歌”“诗歌墙”“诗剧场”等一些公共场所诗歌视觉传播的快速兴盛,为诗歌写作开辟出一个别具诱惑力和无限创生可能的活动空间,特别是“说诗歌”的出现,使中国诗歌生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
开放的空间催生“说诗歌”
应该说,“说诗歌”的出现并非空穴来风。新世纪以来,大批诗歌作者涌进自媒体写作现场,这个自由的写作空间好比是“诗歌超市”,这个空间开放、联通、便捷、随机、灵活,作者与读者的空间瓶颈被完全打破,日常诗歌写作获得了超常规的发展。自从有了博客、微博、微信公众号,诗人有了自己的“诗歌户籍”,他们主动与时代接轨,获取自我表达的通行证,在平等、开放的平台上展示自己,享受网络微信平台带来的自由舒展的快感。为此,诗人的写作更多的是基于一种生命力的驱使,一种自我实现的渴望,一种倾诉与倾听的率性所为,充盈着一种平等、自由的精神,从而给诗歌带来了更为独立的品格。同时,由于自媒体诗歌创作主体的无限性,以及个人情感体验的丰富性和审美趣味的多样性,使当代诗歌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多元化特征。可以说,无论从主题到题材,从诗意到意象,从话语主体立场到话语方式,诗歌创作表现出抢眼的时代气象与个人气息,尤其是以“说诗歌”为言说方式的诗歌作品以不可遏止的势头在自媒体蔓延开来:回避高蹈,摒弃矫情;主张口语,直击现场,努力恢复新诗原貌,直到“真、善、美”为止。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www.55msc.com www.666sbo.com 菲律宾申博开户直营网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申博官网下载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网免费开户
ab7777.com 菲律宾申博官网注册 太阳城申博桌面安装版下载 申博现金网 申博138怎么登入不了 www.1111msc.com
菲律宾太阳城直营网登入 www.88sbc.com www.shenbo3.com www.44msc.com 申博太阳成会员登录 申博亚洲官网登入